劉陳蒜,養大了五個孩子的蒜頭

劉陳蒜來自雲林的一對蒜農夫妻,六年前,他們的女兒劉瑋婷就讀輔大新聞系,那年蒜價也是受市場波動過大,導致蒜價崩盤。瑋婷寫了文章反應時事,同時也希望爸媽能夠逐步減農藥栽培,自產自銷、走出自主蒜農之路。

六年過去,瑋婷成為莫拉克災區的記者,也協助南沙魯部落發展青梅產業,也一直鼓勵自己的爸媽能夠勇敢的踏出自己的路,經過幾年努力,劉爸爸逐年減藥,到了今年送農藥檢測,很可惜的,還有非常微量的農藥殘留,約為國家標準的1/2。上下游一向以來,堅持只提供無農藥殘留或無農藥栽培的農產及加工品,但是,瑋婷與他父親這六年來的努力,讓我們覺得,應該一起陪伴往前走。

因此,我們決定上架,除了鼓勵劉爸爸繼續努力,上下游也將更積極參與劉家的蒜頭種植,包含尋求更多的知識協助,期望明年能夠真正達到農藥無殘留的標準,甚至可以往無農藥栽培邁進。

以下是瑋婷對自家蒜頭的介紹,邀請您一起認識劉家夫婦以及蒜農一家的生活。

IMG_2866

努力了一輩子,終於拉拔五個孩子長大,還有了孫子

劉陳蒜,養大了五個孩子的蒜頭

文/劉瑋婷

這是一份來自雲林蒜頭產地的心意,劉陳蒜,取名於這對夫妻的姓氏,從小就把孩子帶在身邊,一起下田工作,用蒜頭養大了五個孩子。

他們的孩子在網路上稱呼自己的爸爸是劉先生,媽媽是劉太太,夫妻倆總有著農民特有的幽默感與哲學,常常搞不清楚可爾必思跟馬爾濟斯;喊小孩的時候通常會五個小孩都叫過一遍,最常說的是,「上天給我們的挫折一定是我們剛剛好可以承受的。」

537027_411770948832969_1792333120_n

我們都是被蒜頭養大的小孩,這一顆顆的蒜頭,在雲林縣口湖、四湖一帶的土地上生根、發芽、成熟。

在我們家五個孩子的記憶裡,父母親總是彎著腰,陽光在他們的背上,汗水從他們的額頭滴入土壤,種花生、種稻、種西瓜、種蒜,但凡這片土地上能開花結果的,他們都珍惜著每一分可以耕種的機會,因為這對他們而言,一個家庭的生計是與土地在一起的。

615233_509652729044790_907491015_o

近十年來,自然環境的變化,使得原先能夠多樣種植的機會沒有了,最能夠在這片土地上成長茁壯的是蒜頭,海風愈冷冽,蒜頭的葉子愈黑綠、結出來的蒜球辣度、香氣愈高。

這種名為大片黑、黑葉的蒜種,在彰雲嘉南地區都很普遍,但一顆蒜頭從芽到散發出香辣氣息,卻是農民辛苦了大半年才有的成果。蒜頭從種植到採收,並沒有機器能取代人工,在我的印象中,種蒜、採蒜都是「訓練腰力」的時候,每回到田裡幫忙種蒜,手指捏著蒜瓣,將一瓣又一瓣的蒜頭壓進土裡,手痠時,會以大腿為支撐,往往一個種植季節結束,父母親的雙手、雙腿上會有一片像是燒焦的痕跡,那是長時間磨擦的結果。

IMG_5461

採收時,也可以看見一群蒜農、工人們蹲坐在蒜田裡,拔起一株蒜,抖落泥土後,剪刀剪去蒜根、取出適當長度的蒜莖然後才能裝袋。農村長期的青壯年人口外流,這幾年,大家蹲坐在蒜園裡的場景不變,唯一變的是大家的白髮多了、背駝了,有些我小時看到大的女工阿嬤,已經不在人世間,

但沒有機器、更多人力可以取代之前,我的父母親、我眼中的這些長輩們,靠著止痛藥、消炎針減輕身上的疼痛,手指關節處早已因為長期的勞動而有著不成比例的腫大,但這些一輩子倚靠著土地生活的長輩們,依然沒有放棄自己的土地,依然謙卑地彎腰耕作、虔誠地焚香祝禱,祈求上天能賜與風調雨順、五穀豐收。

祈求豐收之後,卻往往得面臨產地價格崩盤的困境,年復一年,蒜價漲,他們欣喜,這一年,孩子的學費有著落、家裡的生計沒問題,來年耕種的成本有了。蒜價跌、收成差了,他們傷心,家裡的開銷怎麼辦?生病了也要忍著,先把該付清的付清了,最後才是自身的健康,即便埋怨中盤商的操弄,但這樣的埋怨往往不超過三天,父親總說,「做田人就是這樣,種到歹田盼來年。」

有時想想,幾十年的生命中,他們重複經歷著這樣的生活,但卻沒有放棄過什麼,依然想方設法,希望自己能夠種出更好的東西,就像大蒜,經歷過海風、嚴冬,卻能在春天散發出最吸引人的香與辣,那也是每一位蒜農都具有的香氣。

IMG_2028

IMG_7752

6 comments

  1. 上下游 says:

    如果是大包裝使用的話,可以直接跟瑋婷聯繫,他應該認識您!這是瑋婷的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yen519?ref=ts&fref=ts

  2. in einer marktwirtschaft ist es nicht möglich, das gleiche Produkt zu einem niedrigeren Preis zu verkaufen. dann bezahlt man mit einem höheren Risiko, dass das Produkt nicht die eigenschaften hat, die angepriesen wurden. Dieses Risiko ist so hoch, dass man auch gleich das teuere Produkt kaufen kann, das auch funktioniert! es gibt keine billigen, es gibt nur preiswerte und die sind je nach Autotyp und weichen Merkmalen völlig verschieden!

  3. I had the good fortune to spent many days fishing with Jack on the Madison, Firehole, Henry’s Fork and other streams in the area in the ’70′s and 80′s. One thing I could count on is that Jack would invariably catch the largest fish of the day. Never failed. He will be greatly missed.

  4. Nie wstyd wam zachowywać siÄ™ jak palanty ? W goÅ›cinie u kobiety ?…"rozkminiono" … “wypad z salonu" Prostaki :) Z kryminaÅ‚u was menele dopiero wypuscili ?WÅ‚aźcie z powrotem do swoich nor i nie róbcie dziewczynie chlewu z bloga. A przynajmniej mnie do tego nie mieszajcie.Obrzucanie siÄ™ gównem pozostawiam wam.Bawcie siÄ™ dobrze.I szybkiego powrotu do zdrowia.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